Friday, August 08, 2014

2014年8月的《精明理财》-投资的历史回酬教给我们的两堂课




投资对大家来说并不陌生,也是大家容易接受的。不管你我,都积极寻找机会投资,以便可以提早退休或财务自由,但是,通过投资而成功齐身于富豪榜的,还是不多。探讨当中的原因,不外乎太过保守,错误判断,被骗等等。虽然如此,有些投资失误是可以避免的,就如Morningstar and Jurika, Mills & Keifer 整理出来过去9年多各类投资的回酬表(A Periodic Table of Investment Returns 2004年至2013年第一季)所带给我们的讯息,分散投资和资产分配,是每个投资者需要具备的。这个回酬数据虽然是过去的(美国的)了,但我们不妨以史为鉴(罗杰斯也说历史会重演)。其回酬图标要教给我们的如下:

(一)盲目和集中追逐明星股,基金或投资潮流/主题(Trend/Themes)注定亏更多
回酬图标告诉我们的第一个讯息就是,不盲目追逐明星股/基金和潮流。根据数据,如果投资者每一年都选择集中投资于去年回酬表现最好的投资种类(比如黄金),基本上,9年来的累计总回酬会是-0.3%,但是,如果投资者往反方向来进行投资,也就是投资于去年回酬表现最差的投资种类(比如小资本股),72.4%总回酬会是其9年来累计的成绩。
在看回现实中,很多人总是不假思考的去道听胡说(听消息),人云亦云的去追逐明星股/基金(追高和追名)或投资潮流/主题/机会(追高和追名),殊不知当大家正热烈的讨论时,基本上都是已经处于价格高峰(或行业的高点或高涨行情基本上即将结束),再继续追只有被套在高处(高成本)而两头不到岸,损失惨重(卖了就亏,保留则不懂几时还会有另一个高点?)。我相信很多人都有这样的经验。其实,笔者个人也有类似的经验就是跟随热门主题投资(比如新兴市场)与单一国家(比如中国)和单一行业(比如自然资源)的基金,虽然笔者还是持续逢低购入,的确有降低了投资成本,但是3年多来还是处于亏损中。太过集中投资不见得一定是坏事,除非对其投资非常有信心和推算正确,这虽是巴菲特常用的技巧,当然他还是有失误的时候(他基本上还是做到赚多亏少或正确决定多过失误)。集中投资给予的回酬不是大好,就是大坏。所以,清楚了解自己所投资是非常重要。反向投资是不错的手段(别人贪婪时,我恐惧;别人恐惧时,我贪婪),但是适合用于有时间和想积极参与投资的人(比如股票)。

(二)“资产配置”-Asset Allocation是王牌
回酬图标告诉我们的第二个讯息就是投资者该为自己的投资設立投资组合(Investment Portfolio)或资产配置。数据显示,其设置的投资组合(Allocated Portfolio)包含30%标准普尔500的股票, 10%罗素指2000的小资本股票, 10%摩根士丹利资本国发达国家数(美国和加拿大除外), 10% 新兴市场的股票, 10%商品, 5%贵金属, 15% 美国债券, 5% 国际债券 5% 产业信托,它的9年多总回酬是92.1%,比反向单一种类投资(72.4%)来的高,其回酬率排名第5(低于单一投资于贵金属-186.7% 新兴市场股票-167.2%,产业信托-130% 美国小资本股-98.9%和新兴市场债券-118.1%)。

股票或信托或其他工具的投资,都不该全部集中于单一股票,或单一行业,单一国家或更甚,单一投资工具,否则预算错误,就全军覆没,就如投资里常说的,别把所有的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在组合里分散投资与不同风险的投资工具(股票,债券,贵金属),组合(贵金属,)和区域(新兴市场,发达市场)是必要的。哈里氥科维茨(Harry M. Markowitz)凭着其有名的“资产组合:有效的多样化”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其所要带出的简单意义为,在同样和可接受风险的范围内,达到回酬最大量化-组合。投资行业里也常说“有效的资产分配是贡献市场上90%左右的回酬”更说明资产分配的重要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