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ne 15, 2016

破产? 可怕的大马人破产数据!



近期常被谈论的一个热门词汇就是破产,从大马公布的2014年破产数据-平均每天61人破产,希腊破产(倒债违约)到大马可能会破产等等新闻,让破产的字眼满天飞,连街边的大叔,阿姨也懂得用这个词汇,然后可以长篇大论一番,不如我们顺着趋势,也来谈谈大马人破产的数据,看看从中学到了什么。

根据大马报穷局的数据显示,在2014年共有22305人报穷(2013年是21987),相等于每天平均61人被判入穷籍,而值得留意的是,回顾过去8年以来,报穷人数逐年增加。这犹如刮大马宏愿(高收入国家)一巴,何以在追求高收入的当儿,国人破产人数有增无减,是时候去深思,那一方面做得不够/好。是教育的不足吗?

什么是破产?
在还没有探讨破产因素前,不如先来了解什么事破产。到底破产是怎样一回事?其实,只要某某人欠债(比如卡债)无法偿还而累计至3万数额,债权人(比如银行)有权把告欠债人上法庭,让他/她破产。一旦被法庭宣判破产,意味着所有在欠债人名下的资产会被接管用于还债,欠债人也会失去一些自由比如限制出国,无法担任某公司董事,和拥有个人名下资产,银行户口等等。至于要如何脱离破产,需要通过法庭或破产总监的批准方可脱离,手续是不简单的。接下来,笔者会以6个主题来讲解:

(一)车贷是主要的贡献者
根据过去8年的总数据,汽车贷款是主要的贡献者,大约占了27%左右,这是不难理解说,汽车本身会随着车龄而贬值,当欠债人无法支付车贷,就算银行变卖车也是不足够还清所欠贷款的,所以车贷处理不好,是很容易陷入困境的。大马公共交通体系的不足和不便,造就国人没有个人交通工具是寸步难行的,所以出来社会工作,买车代步是每个人的目标(尤其是在城市),但是,也不该不衡量自己的能力,脸皮充胖子,去买名贵车,把自己的现金流卡的死死的(没有多余钱)和付上高数额的债,如果往后只要稍微财务处理失当或意外大笔开销,财务就很容易出问题,这是需要注意的,还有车长期是不会增值的(不是“好”的债务),花太多钱在车(如果纯粹是代步),犹如石沉大海,有去无还。但是如果能力可及,又不负担现金流,买个高素质和安全性高的车子是无可厚非的。

(二)个人贷款和信用卡
相信读者常常收到电话邀请关于轻易得到批准的个人贷款和到处林立的信用卡申请柜台,让国人容易得到贷款,举债过日或花未来钱,殊不知这两项贷款的利息是最高的(个人贷款年利息大约9%以上,而信用卡的年利息是15%以上,非法贷款不在这里谈论)。信用卡给予的方便容易让大众失去理性,偏离已经设定好的计划消费,大买特买。其实,信用卡不完全是不好的,就像两面刀,就看使用者如何使用,它可以是很好的紧急资金轻易调动的来源(比如如果没有医药卡(或进入非保险指定的医院),因为意外进院,可以先用信用卡给予定金,后得到治疗处理),更何况政府正推行免现金交易-Cashless Transaction”, 信用卡/过账卡是不可或缺的工具,唯有善用(只要每个月要纪律的还清上个月的赊账就没问题)才是重点。

(三)华人破产的人数很高
如果根据2013年的人口数据,华人在大马占有23%左右,但是破产人数有接近33%是华人,这不是显示华人很容易掉入破产的处境吗?何以如此?其中因素很多,但笔者从有限的智慧以为,应该是因为华人社会的功利主义(多数住在城市,变成非常现实),喜欢炫富(显示有钱和成功),看高不看低(容易过度举债和奢华消费)和多数从商(生意需要承担更大风险和常常赌上个人资产)。不懂读者是否认同?

(四)33-44岁的年龄阶层占多数
33-44岁是人生的高峰(都成家立业或事业高峰),讽刺的是却是最多这个阶段年龄的人陷入困境。对有家庭的,的确是项挑战,因为成家和有孩子后,很多开销也相应增加,而穷自己(自己辛苦)也不该穷孩子是每个家长的心声,所以,免不了都是给孩子最好的,财务上稍微处理不当,很容易出状况,毕竟固定的大笔开销还是要继续的。

(五)不当担保人
因为当担保人(社会和商业)而跌入破产的虽然不在多数(共9%左右),但是却与日俱增的倾向。当担保人是项吃力不讨好的工作,可能在商业上是免不了的(配合公司的步伐举债发展),当是当其他人的担保人(个人)能免则免,尤其当家人,亲戚或朋友,因为个人财务能力有限,得不到银行贷款,购买屋子或车子,需要找个人来联名申请,方能得到贷款,这就是担保人的意思。至于避免不来,需要当家人的担保人,就要在自己的财务上更保守,多准备一些紧急资金来应付,避免因被担保的人无法付款,而把自己拉下水。
(六)其他因素-通讯和法令过期
有些人无端端被扯入破产,是因为我们的通讯的问题(还有一些是因为身份被盗用),就是当我们搬家,债权人比如银行,还继续用旧的地址联络欠债人,而欠债人也不去积极管理自己的债务,变成债务继续滚大,到最后,债权人带上法庭宣布欠债人破产,这整个过程连欠债人也毫无头绪。这个部分,消费协助正积极说服政府立法管制这个部分的不足,也让破产者容易和自动脱离贫藉。

在从另外一个角度看破产其实并不可怕,它是一种让你学习(在政府的帮助和不受债权人干扰下)去管理债务的一种方式(既然自己处理不好),然后,浴火凤凰,东山再起,但是唯一遗憾是,既被判入穷籍后脱离,基本上已经纳入黑名单中,以后要申请贷款或其他事物,就变得不容易了,这对破产者是有点不公的,毕竟,人非圣贤孰能不过,每个人都该被给一次机会,不是吗?

以上只是小小的看法,如有不足,请多多指教!